清羽争月

腐妹子,节操已掉光,基三和aph瓶邪本命,其他欧美圈cp也可食用,黑塔鬼巨坑,博爱党,可逆也可拆,有生之年见全员脱出,求勾搭。基三电八星河ID叶萧霄,黄叽进行时( •̀∀•́ )糟糕物脑洞满满

金银花安笑东流【片段】

少年忽的悲伤起来,没有被遮挡的眼睛望向远方,身旁是大漠呼啸的沙,双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另一个人束着高高的发,噙着浅浅淡淡的笑,乌黑发丝扬起,重剑竖在那里,分割天地,没有说一句话,只是将轻剑横在胸前,歪着头,不动声色将三人的距离拉远。

大漠风沙,江南人家,

炮哥挑起眉毛,扯开一抹冷笑。

呵,知己……吗?


墙【一】

极东注意 回忆杀,路人视角系列

小学生文笔注意,70周年大家懂。手癌错字受

【其实是作文】全篇意识流,请自由的食用
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站在城墙下,四周没有人,风拂过墙上的弹痕,把手附上去,冰凉。而且粗糙,就像时光,磨着磨着就没有了。

发出如此感慨的我,如果再不快一点写资料,一定会被老师抡到墙上扣都扣不下来。于是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。

“70年啊——”身后的枯木焦黑,在风中嘎吱嘎吱的想,心理作用吧,好冷,明明是八月……一定是心理作用。毕竟现在的情景可以拉出去做恐怖片。

缩了缩颈子准备马上就走,回过头,少年在那儿。

大红的唐装,很少有年轻人穿的样式,黑发束成一绺垂在脑后,柔和清秀的五官,白杳的皮肤,过长的袖子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身后,微微噙着笑,【你好呀。】

“唔啊啊啊啊!!!!鬼啊!!!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有那么吓人吗?”少年蹲在我旁边一脸郁闷

“其实……还好”废话在这种地方突然出现在别人身后!不吓人才有鬼!

“其实我也吃了一惊,这里毕竟很少人来呢,我也是顺路过来看看而已。”

“没办法啊……暑假作业什么的,你懂的。”我耸肩。

“暑假作业要到这种地方来吗?四周都没有人呢,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可以找点别的地方,名胜古迹之类的 ”他看起来有些吃惊,脑后的呆毛翘起来,这个时候看少年全身裹在火红的唐装里,意外的单薄。

“因为是抗\战70年嘛,这个课题都没有人选呢,毕竟是抗\战,手撕日\本\人,最近的神剧也是醉了。”我爬起来拍了拍身上。

“70年啊——”他忽然想到了些什么,虽然面上不显,嘴角的弧度却明显淡了些。

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吗?

气氛僵住了一瞬。

“对了,你叫什么?”赶紧扯开话题。“我叫叶萧霄”

“无边落木萧萧下?是很漂亮的名字。”他回过神,

【我啊,我叫——】

这时候我注意到,他的眼睛并不是棕色或者黑色,而是浅浅的金,就像阳光洒在沙滩上,明朗,清澈,就像故宫太和殿上的琉璃瓦,庄严,而悲伤,却藏着一个时空的温和,如此遥远,如此静谧,如此温柔,如此耀眼。

【我叫王耀。】

少年靠在墙边笑着伸出手。

王耀,王耀。

你生而为王,必将光耀中华。